北京哪些医院白癜风最权威 http://m.39.net/pf/a_4584298.html

他的画从现实中抽离出来,进入他个人诗意化的内在意象,或是梦中异象。看他的画,仿佛我们生活的世界并非现实,如他所说,我是现实主义者。他的现实呈现出来的是孩子的世界。他有一颗孩子的心,只有孩子才有这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纯洁的天使、飞鱼、可骑能飞的公鸡、天上飞起的牛马,连吻都是高难度的动作。完全超出成人常规化的思维模式,人与物的稚拙变形,不成比例,悬置漂浮,超越了现实表面的实在,进入内在深刻的真实,犹如进了另一个国度,一个只有像这小孩子的人的国度。读他的文字,你还会发现,他不仅是个会画画的孩子,而且还是诗人、歌者。

生活亦如画家的调色板一样

五彩缤纷,

但只有一种颜色

能让生活和艺术有意义,

那就是爱的色彩。

表现事物对我而言,

有如梦魇。

我常会推翻既有的目标。

倒置的椅子或桌子

给我宁静和满足的感觉,

倒立的人会给我带来乐趣。

我不能全盘破坏,

只好试着去改变成规,

……

我之所以不计一切推翻前例,

为的是寻找另一层面的真实。

我并不相信理论对艺术大有好处,

印象主义、立体主义,我都感到格格不入。

依我的看法,

艺术首先是一种灵魂状态。

而我们所有行走在罪恶大地上的人,

灵魂都是圣洁的。

灵魂是自由的,

他有自己的理智、自己的逻辑。

哪儿不弄虚作假,

哪儿的灵魂就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或许有人会说,

众多的流派乃是形式进步的反映。

这种形式的进步无非是

赤身露体的基督旁边罗马教皇的豪华法衣,

或是与旷野上的祷告形成鲜明对比的

堂皇教堂里的法事。

法国人或许会觉得我当时的风格粗野,

可是我却景仰于他们的作品。

这使我感到难受。

然而,我认为,

我的艺术是不容争辩的。

它是熔化的铅,

是倾泻到画布上的心灵之光。

我们向何处去?

这个颂扬技术、崇拜形式主义的时代

到底是什么时代?

疯狂万岁!

荡涤一切的洪水,

深刻,而不是表面的革命。

我的艺术绝非荒诞不经!

恰恰相反,

我是现实主义者,

我热爱土地。

我暂时告别故乡的教堂,

漫步在法国的诗歌和美术沙龙里。

朋友们,每当怀念你时,

我好似飞向那幸福之邦,

耀眼的光辉环绕着你们,

似乎有一群白色的海鸥

或一团雪花向天空飞去。

……

火热的艺术源泉。

尚未定型的画在空中旋转。

头、手、脚、在飞的牛。

我常常想起这一切。

马克·夏加尔(Marcchagall,-),出生于俄罗斯维捷布斯克(今属白俄罗斯),后移居法国,获得法国国籍,20世纪著名的画家、版画家。他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流派之间。他的画中呈现出梦幻、象征性的手法与色彩,被诗人阿波利奈尔称为“超现实”,这一词由此被广为使用。他的画面充满了爱的絮语,色彩对于他是爱的表达,表达对生命的深刻的爱之体验。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angxiange.com/jxtp/9174.html